白石先生与白菜,齐白石的白菜情结

作者: 中医典籍  发布:2020-01-03

图片 1

  在齐白石的蔬果绘画作品中,他对白菜情有独钟,总是能抓住白菜肥大、嫩白、翠绿的特点,画出的白菜甚是鲜活。有位画家学齐白石画白菜,总是画不出白菜的神韵,便向齐白石请教。齐白石毫不客气地说:你通身无蔬笋气,怎么能画得和我一样呢?

时间:2019-05-29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:顾掌生

  齐白石有一幅《清白传世图》,淡雅的画面上一棵白菜、三个柿子。几笔淡墨挥写出菜叶,再用较浓的墨匀出叶筋,然后以几笔淡墨画出菜头和根须,一棵青鲜的白菜便跃然纸上。作为与白菜形成对照的柿子,则用加了稍许淡墨的橙色圈画出,再以浓墨点出柿蒂,呈现出柿子的成熟甜美。极为平常的白菜和柿子和谐地搭配在一起,成就了一幅素雅、生动的画作。柿子有食之可清火之意,寓意清,白菜则寓意白,两者同处一图,象征着齐白石清白于世的人生理想。

齐白石是我国著名的国画家,原名纯芝,字渭青,号兰亭。后改名璜,字濒生,号白石、白石山翁、老萍、饿叟,别号借山吟馆主者、寄萍堂上老人、三百石印富翁等。齐白石一生与白菜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齐白石也爱吃白菜,他说大白菜越嚼越香。在他读到曾国藩鸡鸭汤煮萝卜白菜,远胜满汉筵席二十四味时,他又补充道:余谓文正公此语犹有富贵气。不若冬笋白菜,不借他味,满汉筵席真不如也。有一次,一位客人带着卤肉去齐白石家,卤肉外包裹着大白菜的叶子。齐白石仔细把白菜叶子抖干净,不舍得扔。他吩咐家人把这些菜叶子切切,用盐码上,再加点油,得意地说:中午又是一顿美味。

白石酷爱白菜

  齐白石对生活怀着一颗平常心,正像他自己所言:饱谙尘世味,尤觉菜根香。

在齐白石众多绘画题材中,菜蔬类作品是最能触及老人思乡情结的一类,白菜更是齐白石画中之宠。1980年1月15日我国发行的《齐白石作品选》邮票,其中一幅选用了他的《白菜蘑菇》图。整个画面笔墨简洁,构图简单,大片空白,墨痕断处却透出浓浓的“蔬笋气”。画家用浓淡不同的水墨画出菜叶和菜帮,以厚重的线条勾出叶与叶之间的地方,层次分明。齐白石画白菜常用被他称为“苍生色”的黑白色调,寓意着笔墨中饱含对百姓的情感。“清白传家”是他画白菜的常用标题。齐白石生于“糠菜半年粮”的穷人家,独以白菜为菜之王,念念不忘“先人三代咬其根”,认为“菜根香处最相思”,常以青白菜谐“清白”之音。当年齐白石在一幅写意的《大白菜》图上题句“牡丹为花中之王,荔枝为果之先,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,何也?”于是白菜为“菜中之王”的美名不胫而走。

齐白石不仅爱画白菜,以自己画面洋溢的“蔬笋气”为荣,而且也爱吃白菜。客人用大白菜的叶子包着卤肉来看他,齐白石仔细把白菜叶子抖干净,不舍得扔,吩咐家里人把这白菜叶子切好,用盐“码”上,加点秋油,便成了午餐时的美味佳肴。民间也流传着齐白石欲用自己“白菜”画换小贩一车白菜的故事。

本文由云顶国际平台发布于中医典籍,转载请注明出处:白石先生与白菜,齐白石的白菜情结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