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云顶国际平台】医家对太素脉的态度

作者: 中医典籍  发布:2020-04-28

诊脉以之治病,其血气之盛衰,及风寒暑湿之中人,可验而知也。乃相传有《太素脉》之说,以候人之寿夭穷通,智愚善恶,纤悉皆备。夫脉乃气血之见端,其长而台浓者,为寿之征。其短小而薄弱者,为夭之征。清而有神,为智之征。浊而无神,为愚之征。理或宜然。若善恶已不可知,穷通则与脉何与?然或得寿之脉,而其人或不谨于风寒劳倦,患病而死;得夭之脉,而其人爱护调摄,得以永年。又有血气甚清,而神志昏浊者;形质甚浊,而神志清明者。即寿夭智愚,亦不能皆验,况其他乎?又书中更神其说,以为能知某年得某官,某年得财若干,父母何人,子孙何若,则更荒唐矣!天下或有习此术而言多验者,此必别有他术,以推测而幸中,借此以神其说耳。若尽于脉见之,断断无是理也。

由于太素脉是扛湖术士占卜之术,所以绝大多数医家对它采取不理采的态度,但又因为它对人的体质性格等都有所论述,在某些方面对诊法亦有值得参考借鉴之处,另外太素脉亦是讲浮沉滑涩等等脉象的,对脉形的描述偶然亦有足资参证的,所以有的医家对太索脉法亦有所议论,甚至于在脉书中有所援引。

明代吴昆在他著的《脉语》中说:“医家以岐黄为祖,其所论脉,不过测病情决死生而已,未有所谓太素也。扁鹊、仓公之神,仲景叔和之圣,亦无所谓太素也。何后世有所谓太素者,不惟测人之病情,而能占人之穷通,不惟决人之死生,而能知人之祸福,岂其术反过于先圣,即是亦风鉴巫家之教耳!初学之士,先须格致此理,免为邪说摇惑,则造诣日精,而仓扁张王之堂可闯矣!故太素乃医之旁门,不得不辨,亦恶紫乱朱,距邪故淫之意。”又说:“业太素者,不必师太素,但师风鉴,风鉴精,而太素之说自神矣,至其甚者,索隐行怪,无所不至,是巫家之教耳!孔子曰:‘攻乎异端,斯害也已。’正士岂为之。”是持完全否定的态度,认为太素的方法取得的认识是不可能的,他们只不过是用另外的伎俩取得吉凶祸福的消息,说成是通过太素脉所诊察出来的用以骗人而已。尽管如此,他对太素的清浊二脉还是认为可采的。

张景岳说:“窃观其书,名虽太素,而其中论述,略无一言反于太素之义。所作歌括,率多俚语,全无理趣,原其初意,不过托此以为微利之媒,后世不察,遂相传习,莫有能辨其非者。”又说:“虽然,人禀天地之气以生,不能无清浊纯驳之殊。禀之清者,血气清而脉来言清,清则脉形圆净,至数分明,吾诊乎此,但知其主富贵而已,若日何年登科,何年升授,何年招财,何年得子,吾皆不得而知矣。禀之浊者,血气浊而脉来亦浊,浊则脉形不清,至数混乱,吾诊乎此,但知其主贫贱而已。若日某时招悔,某时破财,某时损妻,某时克子,吾亦其得而知矣。又有形浊而脉清者,此谓浊中之清,质清而脉浊者,此谓清中之浊,又有形不甚清,脉不甚浊,但浮沉各得其位,大小不失其等,亦主平稳而无大得丧也。其他言有所未尽,义有所未备,学者可以类推。”他的态度亦与昊昆类似,他们对清浊二脉认为可取,而所论却又落人太素的“窠曰”。

另外没有正式将清浊采用到脉法中来撤为两个具体的脉象名称。太素脉的所谓清浊,诸书所述亦并不一致,例如吴氏认为清浊二脉可采,而他说的清脉是:“圆净至数分明”,浊脉是:“脉形散涩,至数模糊。”与张氏之说就略有不同。彭用光是太素脉的专家,他却又说:“凡人两手清微如无脉者,此纯阴,主贵;有两手俱洪大者,此纯阳脉,主贵。”这与清浊又有些相似,但论断是不同的。清代张璐对太素脉法可能有一定的研究和信赖,也从太素脉中引进清浊两脉到脉法中来,这确实是脉学上的一个创举士,他说:“清脉者轻清缓滑,流利有神,似小弱而非微细之形,不似虚脉之不胜寻按,微脉之软弱依稀,缓脉之阿阿迟纵,弱脉之沉细软弱也。清为气血平调之候,经云:受气者清。平人脉清虚和缓,生无险阻之虞,如左手清虚和缓,定主清贵仁慈。若清虚流利者,有刚决权变也。情虚中有一种弦小坚实,其人必机械峻刻。右手脉清虚和缓,定然富厚安闲。若清虚流利,则富而好礼,清虚中有种枯涩少神,其人虽丰,目下必不适意。寸口清虚,洵为名裔,又主聪慧。尺脉清虚,端获良嗣,亦为寿徽。若寸关俱清,而尺中蹇涩,或偏小偏大,皆主晚景不丰,及艰子嗣,似清虚而按之滑盛者,次清中带浊,外廉内贪之应也。若有病而脉清楚,虽剧无害,清虚少神,即宜温补以助真元。若其人脉素清虚,虽有客邪壮热,脉亦不能鼓盛,不可以为证实脉虚,哺火于攻发也。”“浊脉者,重浊洪盛,腾涌满指,浮沉滑实有力,不似洪脉之按之软阔,实脉之举之减小,滑脉之往来流利,紧脉之转索无常也。浊为禀赋昏浊之象。经云:受谷,旨浊。平人脉重浊洪盛,垂老不能安闻。如左手重浊,定属污下。右手重浊,可卜庸愚。寸口重浊,家世卑微”,尺脉重浊,子姓卤莽。

本文由云顶国际平台发布于中医典籍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云顶国际平台】医家对太素脉的态度

关键词:

上一篇:第十七篇
下一篇:id="hi-20413">妇科论